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醉红颜2018王昭君:雁落平沙醉红颜大漠青冢写凄凉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25

  这年,对于汉元帝刘奭来说,也是值得大庆特庆的一年。因为在他刚继位时,匈奴郅支单于老是在西边给捣乱,弄得边疆人民不得安宁。

  这年,新上任的西域太守很给力,三下五除二就把郅支单于给灭了。从此,大汉西域重归太平祥和。

  圣旨下来,全国各地的官吏就开始忙活了。他们擦亮眼睛,到处搜寻漂亮的女孩子。

  这王昭君虽然出生在一个普通人家,可老天爷偏偏给了她一身所有女孩儿都梦寐以求的耀人 “资本”——

  那个年代,天下女子都是给皇帝生的,管你愿不愿意进宫,只要选上你就得去,没得选择,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过,大部分女孩子,尤其是家长们都觉得被选上入宫,那是一步登天、光宗耀祖的大好事。那些长相差点儿的女孩子恨不得重回娘胎回回炉去。如果那时候能整容,估计全国的女孩子都成一个模样了。

  问了下度娘,“掖庭”是建在帝后寝宫旁边,供妃嫔居住的地方。掌管“掖庭”的人叫“掖庭令”,由太监担任,主要工作是“掌后宫贵人采女事”,就是专职为皇帝找女人的。

  尽管那时的她们还不知道什么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她们却清楚地知道自己心里想要的是什么。

  身边不是和自己一样的女孩子,就是没有阳刚之气言谈举止阴阳怪气的太监。说是嫔妃,可根本就见不着皇帝的面。

  大家伙就这样一天天的等,一天天的熬。巴望着哪天皇帝心血来潮,把自己召去“宠幸”一回,挣个名分。

  当时,元帝刘奭隔段时间从她们中间挑选一个去侍寝。当然他不会自己来挑,而是看画像。

  《西京杂记》中有这样一段传说:“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按图召幸之。诸宫人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

  《后汉书》记载:“(王昭君)入宫数年,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

  当然,客观上不能否认的是,昭君的出塞的确为大汉王朝带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睦邻友好的安定局面。

  在呼韩邪单于走的那天,刘奭让人把五个挑选好的姑娘带到朝堂上,他要当面把他们交给呼韩邪单于,以示大汉王朝的诚意和豁达。

  等刘奭看到其中的王昭君时,眼睛都直了:妈呀,“掖庭”里怎么还有这么好看的女子?我咋就不知道呢?

  他使劲咬了咬后槽牙,咽了一口苦水,强挤出一脸笑,把五个美人交给了呼韩邪单于。

  《后汉书·南匈奴列传》里这样记载:“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斐回,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然难于失信,遂与匈奴。香港马会王中王特码网

  此外,刘奭又赐给呼韩邪单于一大堆锦帛、金银,还亲自饯行,一直送出长安十余里。

  《西京杂记》记载:“帝悔之,而名籍已定,帝重信于外国,故不复更人,乃穷案其事。画工皆弃市,籍其家资巨万。”

  事后,刘奭来了个“秋后算账”,毛延寿、龚宽、阳望、樊育等一大帮画师被斩首、查抄。

  昭君坐在毡车中,看着黄尘中逐渐远去的长安城,想着千里之外三年未曾见面的爹娘和自己未卜的前途,不觉幽思自叹,无限感伤。

  天上南飞的大雁望着这个美丽的女子,听着凄婉的琴声,纷纷扑落于平沙之上,遂有“平沙落雁”的千古绝唱。

  走的时候,元帝刘奭封昭君为“宁胡阏氏”,意思是安抚胡人的夫人,是为正房。

  40岁的呼韩邪单于生的五大三粗,却是个性情中人。他对20岁的昭君疼爱有加。两个人的新婚生活过得倒也恩爱和谐。

  《汉书匈奴传》里记载:“匈奴父子同穹庐卧。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尽妻其妻。无冠带之节,阙庭之礼。”

  《南匈奴列传》记载:“初,单于弟右谷蠡王伊图智伢师,以次当位左贤王。左贤王即是单于储副。单于欲传其子,遂杀智伢师。”

  由于昭君的忍辱负重,“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ucpvp.com All Rights Reserved.